4.7萬戶生物質取暖 陽信縣是怎么做到的

網站首頁    4.7萬戶生物質取暖 陽信縣是怎么做到的

陽信推廣農村清潔取暖,半數農戶不燒煤,雜草成了搶手貨,生物質取暖試驗,試出了什么?

        在“煤改氣”“煤改電”唱主角的農村清潔取暖大潮中,山東省濱州市陽信縣2017年開始探索農村生物質清潔取暖之路。今年,陽信又新推廣了生物質爐具20672戶,使用生物質取暖的農戶達到近4.7萬戶。加上2017年實施“煤改氣”“煤改電”的1.3萬戶,陽信半數農戶今冬取暖不燒煤。3年的探索,陽信試出了哪些經驗,還面臨哪些問題?日前,記者在陽信進行了調查。

        三種方式都試了
        推著“戶爐”不棄“鍋爐”

        10月17日,位于陽信經濟開發區的陽信縣利民生物質能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利民公司”)一派忙碌。小山般的柴火堆旁機器轟鳴,干樹枝、廢木頭被粉碎、烘干后擠壓成型,做成煙頭般粗細、大小的生物質顆粒。廠院里小貨車進進出出,忙著送貨下鄉。

        金陽街道范家村村委會主任高丙海等3人到利民公司“看料”、試燒。高丙海說,范家村是去年換的生物質爐具。“爐子好燒,干凈、暖和,還省錢。”他說,村民今年早早交齊了料錢,試燒沒問題,就把料分下去。

        高丙海說,爐具政府補貼2000元,一般爐子不用花錢。顆粒政府一噸補貼600元,一戶一冬限2噸;村民一噸出500元。去年,全村80多戶人家,沒有燒超過2噸的,一冬1000元夠燒了。

        河流鎮紅廟村正在家家戶戶裝爐子。45歲的村民劉建坡帶記者來到他父母家。帶料箱、帶電泵的水暖爐裝在堂屋里,堂屋、臥室各裝了1組暖氣片。劉建坡說,爐子選的“基本款”,2400元,政府補貼2000元。裝暖氣花了1600元,政府補貼400元。這下2個房間都暖和了。他說,以往燒煤需要1600元-1700元。

        利民公司總經理于淼波介紹,像高家、劉家這樣用“生物質燃料+專用爐具”的“分散式”生物質取暖,陽信縣2017年改造了1000多戶,2018年推廣18771戶,今年推廣了20672戶。與往年多用“干燒爐”不同,今年70%以上農戶裝的是劉家這樣帶暖氣片的“水暖爐”。

        在河流鎮張古風村,主街上的鍋爐房和架在半空的黑色暖氣管子格外顯眼。70歲村民黃玉芝的“一面青”土房里,臥室裝了1組暖氣片,堂屋裝了2組。她說,去年通了暖氣,屋里夜里也有19℃,土炕沒點過,苫被子收起來了,在家穿毛衣就行。暖氣費第1組交600元,第2組以上每組加200元,她交1000元。而以前燒煤,一冬要燒1500元。

        像張古風村這種用“生物質燃料+鍋爐機組”的“分布式”生物質供熱,在陽信有23個村、3550戶

        還有一種生物質熱電聯產集中供熱。位于溫店鎮的金緣生物熱電有限公司,用生產糠醛和木糖的玉米芯殘渣發電,去年新上了一臺鍋爐,有了余力,向溫店鎮的14個村、2713戶農家供暖。

        算經濟賬,燒鍋爐似乎“不合算”。河流鎮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張古風村的鍋爐房,2臺鍋爐(非極寒天氣一用一備)投資105萬元,管網投資300多萬元,供著2個村、300多戶人家。去年一冬,連工帶料加鍋爐折舊,運行成本約100萬元。而暖氣費收入不到40萬元,政府補貼(每戶按2噸顆粒,補貼1200元)30多萬元,運行資金缺口約1/3。“主要是燒得不專業、管理粗放。不管天冷天熱,不停地燒,存在浪費。”上述工作人員分析。

        據了解,這種支大于收的情況在“分布式”供暖的23個村中普遍存在。眼下,利民公司正按縣里安排,對23個村的分布式鍋爐及管網、金緣公司供熱管網進行收購、接管,委托專業機構運營,力爭保本。

        今年陽信新推廣的20672戶,全部推的是“分散式”。陽信縣生物質清潔取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傅志鵬說,這并不等于放棄推廣“分布式”。鍋爐排放更可控,而且調研發現,農民對集中供熱非常期盼。他說,陽信正在與專家論證“生物質裂解技術”,利用鍋爐閑時生產生物質炭,增收補支。這條路若能走通,“分布式”該推還要推。

        收儲體系見雛形
        多設網點遇到用地難

        10月26日,陽信縣洋湖鄉葉家村村民葉新軍帶著7位鄉親,到勃李村北四五公里的生產路邊,用鐮刀割雜草。“再不割就‘搶不著’了,公路邊的都被割凈了。”他說。

        這天,8人割了2噸雜草,葉新軍拉到洋湖鄉鄉政府駐地的濱州中佳岳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每噸賣300元。該公司就近回收秸稈、樹枝、雜草等做成顆粒,給附近1.6萬農戶供料。

        中佳岳美公司經理錢奇說,在鄉政府幫助下,洋湖鄉的9個管區都建立了秸稈臨時回收存放點、收儲運隊伍。今年7月公司投產,至今回收了1.6萬噸麥秸、2萬噸玉米秸稈、8000噸樹枝和廢舊木頭,今冬保供應沒問題。

        像洋湖鄉的“秸稈產業鏈”一樣,在陽信的金陽萬畝梨園、水落坡鎮古典家具聚集區、城區拆遷片區,樹枝、鋸末、刨花、拆遷下來的廢舊門窗,都成了搶手貨。傅志鵬說,這樣一舉三得:農民增收入、消滅了柴草堆、沒人燒荒了。

        收儲也“試”出了一定的問題。一是農時不等人,機械不夠,秸稈回收不上來。陽信潤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全程托管了3萬畝耕地,自有3臺“一體機”,今年收秋又從淄博調來十七八臺摟草機、打捆機,最終只收了1.4萬畝秸稈送去做顆粒。

        再就是加工點用地難找。傅志鵬說,要實現農林牧廢棄物“就近回收、就近加工、就近使用”,現有5個生物質燃料加工廠還不夠,明年打算在東、西部再建2個。但加工顆粒要有原料堆場,每個廠至少需要30畝地,土地供應成了難題。他建議,對這類項目參照設施農業項目進行管理,允許占用農業設施用地進行建設,降低土地門檻。

        標準欠缺成瓶頸
        扔掉“補貼拐棍”靠產業化

        “煤改氣”“煤改電”,陽信縣2017年也實施了1.3萬戶,同很多地方一樣,出現了氣源不足、百姓不舍得用等問題。傅志鵬介紹,他們以4間、120平方米農房測算,生物質取暖比“煤改氣”“煤改電”改造成本分別低38%、3.2%,使用成本分別低52%、51%。

        便宜是便宜了,但分散式生物質取暖到底是不是清潔的?這個看似“不是問題”的問題,卻關乎陽信試驗的政策大環境。

        10月16日在陽信召開的“2019生物質清潔取暖及產業化發展(陽信)峰會”上,中國農村能源行業協會農村清潔取暖專家委員會主任郝芳洲公布了一組數據。該委員會日前在山西應縣、山東陽信縣、惠民縣,采用陽信生產的木質顆粒,適配主流品牌生物質爐具進行了大規模集中測試。數據顯示,煙塵中顆粒物20-45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未檢出,氮氧化物169-200毫克/立方米,一氧化碳0.04%-0.17%,煙氣黑度小于1級。這一排放符合國標《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但氮氧化物排放超出行業標準《生物質炊事采暖爐具通用技術條件》150毫克/立方米的限值。

        郝芳洲說,一方面,爐具企業要繼續努力;另一方面,對現行標準參照天然氣來要求生物質、現行的煙塵排放濃度折算方法,業內一直有爭議。目前協會已啟動了爐具排放標準的修訂工作。

        今年,陽信試驗已開展到第3年。雖然補貼政策是延續還是調整并無定論,一旦補貼退出,現定價1100元/噸的生物質顆粒,百姓能否燒得起?也是現實問題。

        眼下,利民公司統一負責縣域內5個顆粒廠的對農銷售。于淼波表示,將來,一是盡量用充足資金對原料“逢低買入”;二是多設收儲加工網點,縮短運距,壓縮成本有空間。

        傅志鵬說,利民公司做出標準之后,陽信打算將顆粒生產、銷售市場放開。

        陽信以肉牛養殖為主業的鴻安集團,已建成一條用牛糞生產生物質顆粒的生產線。項目負責人告訴記者,牛糞顆粒熱值低于木質顆粒,但原料便宜,牛糞顆粒成本510元/噸,售價600元/噸。他們規劃明年底2處加工點達產,年產顆粒35.5萬噸。

        吉林宏日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洪浩建議“以工帶農”。他說,化工是陽信的第一大產業,用熱需求大,而生物質供熱比燒天然氣便宜30%-50%,以大而穩定的工業用熱市場帶起產業鏈,讓農民賣秸稈能穩定掙錢,燒顆粒就不愁了。

        傅志鵬說,陽信計劃拉長產業鏈,“以工補農”。陽信不甘于光當“用戶”,準備在縣財金集團旗下成立企業,擇優與爐具、鍋爐廠家合作,將其落在本地制造。向前延伸,還準備與扶貧結合,利用鹽堿地試種蘆竹等“能源草”,形成“種養收儲加”一體化的完整產業鏈,用國企掙到的錢貼補農村取暖支出。這樣既能擺脫對“補貼拐棍”的依賴,還有望培育出一個綠色的朝陽產業。

2019年11月11日 08:37
?瀏覽量:0
?收藏
來源:大眾日報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天津时时彩开奖公告 股票推荐网站排行榜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计划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十一选五直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江苏省十一选五手机版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2020年开码现场直播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